AG娱乐平台下载_ag娱乐app平台下载

主页 > 社评 > > 正文

浅谈拍卖和高速收费对玉米市场的影响

2020-04-23 19:39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最近的玉米市场可谓是一片欢腾,连续的价格上涨让贸易商头晕目眩,存粮大户早起睁眼就有几万、几十万的利润揣进腰包,人生逢此机遇,何其快哉!

  目前,东北和华北的玉米价格都已经突破了前期高位,特别是东北地区,更是达到近几年的最高峰值。截止到今天,水分14.5以内的一等玉米,锦州港最高报价2010元/吨;辽宁地区优质玉米出货价格达到1960元/吨;吉林地区二等玉米出货价格也站稳1900元/吨。这是自临储政策取消之后,东北玉米价格到达的一个新的高点。

  不过,现在对玉米后期的走势,市场参与者的态度分歧较大,主要原因还是对临储拍卖和高速收费两大决定性问题的意见不统一。以下观点仅代表个人看法。

  临储拍卖的底价历来是玉米市场的一个指导性价格,所以大家对拍卖底价、拍卖时间、拍卖数量尤为关注,理所当然的成为多空势力竞相炒作的热门话题。在拍卖政策没有落地之前,我们不宜去盲目猜测,但能肯定的是,临储拍卖对市场的调控能力有限。

  原因一:粮源分布不均衡。据统计,5700万吨的临储玉米,有超过3000万吨是位于黑龙江地区,而且位置偏远,运距较长,不排除民营库点自行拍回,或走定向销售的路子。

  原因二:粮源质量不敢恭维。黑龙江地区3000多万吨的临储玉米,德美亚品种的份额很大,其他也是三等左右的陈化粮,只能针对酒精等深加工企业,冲击市场的力度大大缩减;辽吉内蒙地区的部分粮源质量较好,但比较2019年度的新粮,仍然缺乏竞争力,除非有明显的价格优势,不然很难突破新粮的围剿。

  原因三:粮源数量有限。经过了2018年玉米去库存以后,我国临储玉米的数量明显降低,从前年的周拍800万吨,到去年的400万吨,今年网传的周拍200万吨的消息,真假不得而知,但从逻辑上是能说得通的。即使5700万吨全部投放,真正的有效粮源又有多少呢?

  综上,临储拍卖作为国家调控市场的一项政策,其指导性意义不容置疑。但也仅仅是指导,拍卖对市场的调控能力已经明显缩水。同时也传达出一个信息:今年的拍卖底价就是本年度的底价,玉米价格只能在此之上运行。

  相比较临储拍卖,贸易商对高速何时开始收费更为关注,因为它能直接影响玉米的到货成本,关系到贸易商的切实利益,所以大家对这个话题更为敏感。目前市场上对这个话题分歧较大,利多和利空各执一词,各有各的道理。

 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双方的意见貌似都有道理,逻辑上也说得通,但大家是不是忽略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:

  高速的费用是国家的,上涨的运费是物流的,跟你中间贸易商有关系吗?你品,你细品。

  综合临储拍卖和高速收费两大因素,似乎都对市场没有多大的影响。谈不上利多,更谈不上利空,那玉米行情到底何去何从?只有一个方向,那就是回归到市场的本质:供需。供需关系才是决定后期价格高低的关键因素,其他都是浮云。

  提到高速收费跟贸易商没关系,还是不太准确的,最起码跟华北贸易商有直接的关系。根据市场统计,山东、河北、河南北部地区的物流运费,受高速免费政策的影响很小,费用差距在10——20元/吨之间。试想一下:高速恢复收费以后,东北玉米到达关内的成本会瞬间激增,东北地区再次带动华北共振。这时候,轻装上阵的华北贸易商会坐上东北老大哥的顺风车,一路狂飙。当老大哥刚刚够本的时候,华北小弟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。

点击排行